您好,欢迎来到世家鉴定收藏网!   [请登录] [免费注册]
鉴定邮箱:chinajdsj@163.com   用户中心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
新闻 > 古董辨伪 > 存世的明清黄花梨紫檀家具究竟有多少

存世的明清黄花梨紫檀家具究竟有多少

2019/2/19 15:33:09新浪微博 谭向东

分享到:

  • 作为明清古典家具的研究者,资料的收集工作是必不可少的。经过数年来的庋集,稍许觉得可以略微做一个阶段性的小结。在此之前,向许多同行前辈征求过意见,有支持和鼓励,也有疑虑和担忧。但多数同好觉得有个数据总比没有好,于是怀着忐忑的心,在香港研讨会及嘉德讲座上,小范围发布了这个《明清黄花梨紫檀家具存世量调查报告》,特意强调这是第一季,后续还会有更改,或增或减都还未知。

      起码,有了一定数量的标型库,在后期经过更多专家学者的参与筛选之后,能够建立一个研究体系的基础,这是建立这个数据库的基本意义所在,别无他。

      下述文字是编辑谢谷先生在我的讲座录音基础上整理的,在此表示感谢。

      谭向东先生

      11月9日,古典家具研究学者谭向东先生在“嘉德讲堂”,做了一场《明清黄花梨紫檀家具存世量调查报告》,条分缕析地呈现了“第一季”的调查结果。

      其实在稍早的“香港第一届国际明式家具研讨会”上,他就已经做了一场同题报告,这次因为得到了更充足的时间,现场听众也更充分地了解了他做此事的初衷。

      中国嘉德工艺品部总经理乔皓先生与谭向东相识已久,最早是在拍卖场上,每一个细节谭向东都观察得很细,乔皓看在眼里。

      “他收藏的资料相当于一座博物馆,脑袋就像是一台电脑,脱口而出,记忆力惊人。”乔皓说。

      缘起与现状

      我的身份就是一个学生,做资料库的初衷之一是便于自己学习。大约在2010年左右,我下定决心,尽可能地搜集那些传世至今的中国古典家具资料。经过几年积累,这个资料库逐渐充实,我也对它做了筛选和梳理。

      在我做这项工作以前,行业里其实已经有很多前辈就相关资料的搜集,做了很多努力和贡献。尤其是柯惕思先生、蒋念慈先生和冯朗铨先生,都是有心人。

    柯惕思先生柯惕思先生

      柯惕思先生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美国参与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的建设工作,直至现在仍然致力于相关的学术研究,近几年他更是埋首于一本关于带纪年款的中国古典家具的著作,它的出版,势将为家具的断代与鉴定提供更多依据。

    蒋念慈先生蒋念慈先生

      蒋念慈先生从一开始就非常关注原始资料的积累,据我所知,仅家具原始状态的照片他就有40箱,我一直希望这些资料能够得以整理、公开,以飧广大爱好者。

    冯朗铨先生冯朗铨先生

      截至目前,冯朗铨先生已经投入几千万元打造世界上最全的关于中国古董、文物的数据库,除了家具,还有书画、青铜、瓷器等。

      而我在做的,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分支——中国古典家具。

      资料库

      存在的意义

      在大数据时代,数据分析对理论体系的支持作用,不言而喻。器型、构件、用材、工艺特征的分型归纳,都与家具的年代和地域研究息息相关,从而得出理论结果,而不再仅仅是推测。这就是资料库存在的意义。

      具体数字

      是重要的价值参考

      很多行家和藏家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,但言及某类家具的存世量,却只能用“多”、“少”、“稀有”等这些模糊的形容词,很难摆出具体的数字。若某种器型的稀有性能以具体数字来衡量,将具备价值参考意义。

    统计的存世紫黄交椅数量(部分)统计的存世紫黄交椅数量(部分)

      众所周知,传世的黄花梨、紫檀交椅数量稀少,但究竟少至何种程度?无人知晓。经过一番调查,排除那些模糊的信息,在我的资料库中,显示它只有34把。

      在资料整理过程中,也遇到过困惑,如两把交椅看似非常接近,但由于没有上手过实物和找到一手资料的经手人,而无法得出肯定的结论,只得暂时将其算作不同的两把。

    和波士顿馆藏极像的“另一把”交椅和波士顿馆藏极像的“另一把”交椅

      再如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藏有一对黄花梨圆后背交椅,但我又翻出了另一把,诸多细节都非常接近,却仍无法得出同为一把的结论。(藤屉和铜活稍有不同,但在传世过程中,出现不同的修复手法实属正常,故无法作为判断依据。)

    日本某学术期刊内页日本某学术期刊内页

      日本的一家学术期刊,一张照片显示了一把交椅的局部,由于无法断定它就是新制的,因此姑且将其收录在内。

    黄花梨扇形南官帽椅(四张成堂)  香港“晏如居”藏黄花梨扇形南官帽椅(四张成堂)   香港“晏如居”藏

      有了资料库,就可以总结出某些器型的稀有性,如马蹄足的南官帽椅,据我了解,只有5件(套),前腿一木连做而没有联帮棍的官帽椅,只有6件(套)。

      清早期黄花梨透棂书格 中国嘉德2016秋拍 执古御今——书斋长物专场  成交价:1265万元  清早期黄花梨透棂书格  中国嘉德2016秋拍 执古御今——书斋长物专场   成交价:1265万元

      此次秋拍,嘉德“执古御今——书斋长物”专场,有一件黄花梨透棂书格,三面均透空、由短材攒接而成,甚至采用了可供拆卸的“扇活”做法,我的资料显示,此类书格只有4件。这也是为何其最终能以1265万元成交的原因。

      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(一套四张)纽约佳士得2015亚洲艺术品春拍 锦瑟年华——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   成交价:968.5万元  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(一套四张)纽约佳士得2015亚洲艺术品春拍 锦瑟年华——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  成交价:968.5万元

      通过资料库,简单统计即可得出一些相互关系的规律,从而揣摩古人的设计理念,总结时代和地域风格。如21件(套)无联帮棍、鹅脖缩进安装的圈椅,靠背板无一例外都是攒框做,管脚枨都是前后低、两侧高。如此发现,甚为奇妙。

      追根溯源

      令传承更加严谨

      老一代从业者活跃的年代已经越来越远,能留下的记忆也越来越少,收集并整理他们的经历和东西的来龙去脉,显得越来越紧迫。若不能及时“抢救”,很多家具的原始信息就将尘封于历史。

    明末 黄花梨玫瑰椅 马科斯藏 见于《中国古典家具私房观点》明末 黄花梨玫瑰椅 马科斯藏 见于《中国古典家具私房观点》

      马科斯·弗拉克斯先生所著《中国古典家具私房观点》一书,收录过一只修复后的曲棂玫瑰椅。难能可贵的是,马科斯还出示了椅子修复前的原始状态照片。可以看出,一处明显的修复,便是椅盘下的券口。

    黄花梨曲棂式活屉玫瑰椅  香港私人藏  见于《维扬明式家具》黄花梨曲棂式活屉玫瑰椅   香港私人藏   见于《维扬明式家具》

      所有的修复都有依据和参考,但在我当时掌握的全部资料里,却没有找到这种仿竹罗锅枨式券口的构件实例。及至后来在张金华先生出版的《维扬明式家具》一书中,见到一只保存完好的相同制式的玫瑰椅,两椅相较,最明显的不同,便是券口处。若没见过此相应实例,修复者自然只能凭借自身理解去修复,偏差因此出现。

      另外两处不同,一是座面活屉的使用,二是脚踏枨下的刀牙板形状,都能看出修复者某种程度的“臆断”。

      传世的中国古董家具,很多都已不是它最初面世时的样子。当下,不少企业仅仅依据几张照片就展开仿制,但源头若有误,便成了不当的传承。挖掘、搜集、整理古董家具的原始资料,可以防止“以讹传讹”,让真实的艺术和文化流传有序。

      受诸多条件限制,我将调查范围聚焦在了传世的明清黄花梨与紫檀家具上,且不包括微型家具(官皮箱、拜匣、挂屏、小座屏、案上小件等)。

      资料库涵盖私立博物馆与国外博物馆。国内某些机构的馆藏家具,由于信息尚未完全公开,资料库暂时无法全部囊括,如故宫博物院、颐和园、承德避暑山庄、沈阳故宫等。首都博物馆已公开的有8件,但据我了解,其仓库大概有7层,3层到6层堆满了上世纪50年代故宫博物院调拨过去的家具,这些家具尚处在修复阶段,而未能公开。诸如此类。

    家中所藏书籍一隅家中所藏书籍一隅

      我不是行家、藏家以及玩家,资料是我唯一的“收藏”,与家具有关的专业出版物,连历年的拍卖图录、艺术期刊、展览图录等在内的书籍,我收集了大约790本(不包括外围资料及非专业丛书)。这成了数据库的重要来源,其中部分书籍值得在此一提。

    凯特著《中国日用家具》凯特著《中国日用家具》

      1948年,凯特先生出版过一本《中国日用家具》,收录了112件家具的黑白照片,从备注信息看,绝大部分都是黄花梨家具。经过查找资料发现,当年这112件家具,大部分都被美国旧金山的两家装饰公司买走了,却在远渡重洋运输的过程中,有相当一部分因为意外而沉入海底。谁也无法确知,幸免于难者几何,这部分资料只得放在一边,慢慢整理。

      后在查阅资料中偶然发现,1986年,纽约佳士得曾拍过一张桌子,经过认真对比、分析,我认为与凯特书中的某桌为同件。这就意味着,并不是所有家具当年都沉入了大海。

    1978年,日本举办明式家具展览图录1978年,日本举办明式家具展览图录

      1978年,日本东京银座举办过一场明式家具展览,展出的25件明式家具,基本都是黄花梨。这反映出明式家具在尚未风靡全球之际,便已被广泛关注。这些家具,看似与艾克著《中国花梨家具图考》中的家具甚为相似,却并非完全一致。同样的制式,存世量因此变得扑朔迷离。

    家中所藏拍卖图录一隅家中所藏拍卖图录一隅

      拍卖公司的资料,主要选取的是重要拍卖公司的家具拍品,但也不排除中小拍卖公司曾经出现过的精品。由于拍卖公司的官网大多只有近10年的拍品记录,我只得不断购进更早期的纸质图录,以完善资料库。

    1958年,庞耐主持拍卖专场图录1958年,庞耐主持拍卖专场图录

      安思远的师傅,庞耐女士,在1958年为曾经的苏富比举办过一个专场,家具50余件,包括部分日本家具,但只有5张黑白照片,其余的都是数字信息,这些信息只得暂时搁浅。

      另一个重要来源,是多年在一线的行家提供的老照片

    老照片老照片

      另外的资料来源便是网络搜集,在我的电脑里,大约有61G的关于中国古典家具的资料,文件图片资料13.5万个(图片为主),其中专业论坛图片4.5万张。

      数据库资料不包括:(国有资产)

      故宫(约7000含红木漆器等)、颐和园(约6000含红木等)、承德避暑山庄、沈阳故宫

      首博已公开8(仓库数量未知)

      上博117+9其他出版物

      国博127件套含红木大漆、不含私人借展

      恭王府、文化部、戒台寺53件套

      湖州博物馆18件套赵景心

      清华美院30件套

      台北故宫14件套、

      其他苏博(画案)浙博南博北海北京艺术馆

      涵盖私立博物馆和国外博物馆,存世量数据和可交易数据的区别(后面数据说明)。

      民间交流藏品和拍卖品

      缺憾犹在,很多资料信息尚未能及时掌握,如即将出版的几本著作(国博藏品集、西安清真寺藏品集、柯剔思先生的纪年款、小孤山馆曾小俊先生藏品集、陈增弼教授藏品、慈溪陈先生藏品集、刘传俊文房、陈仁毅先生家具设计;)、国内外收藏大家的藏品、行家仓库(乐观估计各有1000件)苏富比佳士得等个别专场出现过的家具,等等。

      而将来陆陆续续还会出现的紫黄老家具,包括其完整度及原产地调查等,都是待完善之处,这也是为何此份调查报告只命为“第一季”的原因。

      为了避免误将同件家具算作不同的两件,不可避免地就要对数据进行筛选和梳理,异常繁琐,且需要经验。

    两侧围子正反装的同一张罗汉床两侧围子正反装的同一张罗汉床

      如此张罗汉床,上为安思远先生著作中收录的,下为美国费城博物馆的照片,实际上却是同一张,只不过两侧的围子正反调换了。

    正拍、背拍下的同一张塌正拍、背拍下的同一张塌

      再如这件黄花梨塌,一张从正面拍,一张从背面拍,若不做极为仔细的推敲,便无法做准确的判断。

    不同色调的同一张条桌不同色调的同一张条桌

      很多家具在不同场合N次出现,且以不同状态出现,这时候筛选、对比就显得极为有趣。

      除了筛掉多余的,便是必要的辩伪过程。辩伪依据,一是有可靠的来源,如早期出版物、使家具传承有序的经手人,二是来自专家、行家的研讨与评定。能够得到他们无私的帮助,是我最大的幸运。

      经过第一季调查,我的资料库显示,明清黄花梨紫檀家具的存世量合计约7278件(套)。乐观估计,未收入的行家与藏家库存各占1000件,即便将这二者都算在内,总数也不会超过一万件(套)。

      需一再强调的是,这个数字并不是最终的数字,随着所掌握资料的愈加丰富,这个数字亦将不断更新。再者,由于自身局限性,某件家具难免有所遗漏,因此这个数字是在尽可能放宽条件下产生的,自然也就无法规避一些品质并不算优的家具。


微信扫描,
以添加世家微信公众号
获取更多鉴定或收藏资讯

关于世家 | 专家团队 | 精品赏析 | 藏品鉴定 | 资质信息 | 资费标准 | 如何汇款 | 常用工具 | 网址大全 | 联系我们 | 人才引进

Copyright ?2005-2015 中国世家鉴定收藏网 北京抱贤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2447号

鉴定咨询电话: 010-65597260 65597261 13718700323传真: 010-65597261
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华门大街67号 邮编:100006

交易|修复|培训|咨询电话: 13681104461

世家新浪微博: chinajdsj

中国世家鉴定收藏网工作时间:周日至周五(周六休息)8:30-18:00

鉴定邮箱: Chinajdsj@163.com